澳大利亚“珍珠与刺激”网站8月29日文章,原题:堪培拉充当了美国针对中国的老式尖矛  当新兴国家中国受到打压并被嘲笑为软弱、循规蹈矩的时候,似乎人人都相安无事
澳大利亚“珍珠与刺激”网站8月29日文章,原题:堪培拉充当了美国针对中国的老式尖矛  当新兴国家中国受到打压并被嘲笑为软弱、循规蹈矩的时候,似乎人人都相安无事。(彼时)华盛顿仍是地区老大,澳大利亚充当其副手。大家都可以继续掠夺资源,顺便赚点钱。但然后,成见开始受到挑战:“黄种人”拒绝(继续)保持沉默,盎格鲁-撒克逊国家开始担心了。(西方于是)给中国贴上非法侵略者、违法者、违反惯例者的标签,表现出的文化顽固令人震惊。按照此类逻辑,如果一个(西方)国家——比如澳大利亚——声称已确定某个虚构的标准是“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”,其他国家就必须遵守。这种观点把中国看成一种杂乱的甜点,可以视而不见,或只是(西方)投机的对象。无论是恐惧、居高临下还是乐观,澳大利亚政府多年来的(对华)态度发生大幅转变。惠特拉姆任总理时期的澳大利亚在1972年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,正如詹姆斯·柯兰所说,此举给国家带来“一种欣喜和解放的感觉:澳大利亚可以制定一项新的外交政策,不必看着其强大的大国朋友的眼色行事。”这种做法在某种程度上一直维持到特恩布尔政府的最初阶段。最重要的是双边贸易,而贸易就体现在两国于2015年12月20日生效的《中澳自由贸易协定》。(但如今)刀已出鞘,鞘被抛弃,两国之间清醒的交易与平衡的接触消失不见了。以往的对华经济路线,如今在《澳大利亚人报》这样的战争贩子那里受到抨击。战略分析家们现在研究中国的行动时往往受到情绪的支配。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罗利·麦德卡夫就是其中之一。他对澳大利亚与北约成员的接触兴奋不已。在他看来,中国、俄罗斯是规则的破坏者和颠覆者,以为莫斯科-北京的关系将把世界染成共产主义红色——但当初惠特拉姆和他的华盛顿同行尼克松总统却有不同看法。新加坡前外交官和外交政策知识分子马凯硕批评了此类逻辑。他写道:“澳大利亚在21世纪的战略困境很简单:是选择成为亚洲世纪东西方之间的桥梁,还是充当西方力量投射到亚洲的矛头。”澳大利亚的目光依然偏离历史的发动机。最顽固特征就是拒绝承认西方的主导地位正在结束。远离西方的地缘政治转变的特点之一是购买力平价等变化,如今北京的钱包变得越来越厚重。中国还在贸易领域大展身手:2000年全球80%以上的国家与美国的贸易往来多于与中国的贸易往来;到了2020年,平衡已翻转,近70%国家与中国的贸易往来更多。现实更加微妙,澳大利亚外交却充满无知。粗暴和无条件地跟随美国“参战”仍在澳占据主导地位。堪培拉没有成为东方和西方之间的包容桥梁,而是充当了西方力量的老式尖矛。(作者比诺伊·坎普马克,陈俊安译)责编:张靖雯

作者 admin